新用户注册

凤凰涅槃的决战——青海玉树地震灾区重建纪事

发布于:2012-10-29 17:06 已有0条评论 来源:青海日报 字号:T | T

   青海新闻网讯 金秋时节,青海玉树地震灾区重建也迎来收获季。10月9日,青海省玉树地震灾后重建现场指挥部通报:截至9月底,1173项灾后重建项目(不含住房)已开工1144项,开工率97.5%。城乡居民住房重建优先,今年年底所有居民住房基本可以达到入住条件。
 
  “希望群众今年入冬前都能入住新房!”玉树地震后至今,青海省委书记强卫多次到灾区看望群众,考察重建,最牵挂群众的住房等民生项目。不久前,青海省省长骆惠宁专程赴玉树调研灾后重建,他在工地上说,要全面完成结古镇住房重建,坚决打赢今年的决胜之战。
 
  从空中俯瞰,重灾区结古镇像一只展翅的凤凰。地震发生后,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在全国各族人民倾力相助下,各路援建者克服重重困难,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雪域高原,展开了人类灾难史上罕见的大重建。两年多浴火重生,玉树振翅欲飞。
 
  民生优先,让灾区群众先住进新房
 
  玉树地震灾区属于高寒地区、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地区。这里高寒缺氧,每年自然施工期只有6个月左右,重建的制约条件很多。但是,群众要回家,孩子要上学,灾区人们等不起。援建,刻不容缓。
 
  2010年6月9日,国务院颁布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,要求力争用3年时间完成恢复重建的主要任务。北京和辽宁,中国建筑工程公司等四家央企,部队以及青海省内的援建者陆续进驻玉树,一时间,在10多平方公里的结古镇上汇集了多支建筑业“国家队”。
 
  玉树重建,民生为先,住房以及学校、医院等群众急需的公用设施均筹划在前。这些建筑业“国家队”参与建设过“鸟巢”等大型工程,克服过世界级难题。在玉树重建中,他们又遇到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 
  玉树当地建材供应匮乏。本地没有建材,周边没大城市支撑,多数建材靠长途外运。今年5月4日,玉树县第三民族中学工地,卡车师博高绪辉招呼工人搬运水泥,他说:“从西宁到玉树820公里,两个司机换班开,要跑24个小时才能到,遇到雪天就不好说了。”
 
  玉树山高路窄,施工空间有限。中国建筑援建安冲乡的几个村地处深山,进村要翻越海拔4600米的红土山垭口,1米多宽的小桥只能容下一辆小推车通过,建成一套80平方米的农牧民安居房,运材料需要小推车来回100多趟。
 
  玉树高寒缺氧,每年自然施工期仅半年左右,这是援建者最头疼的事情。工地上的水龙头时常被冻住,兰州军区的援建者就发电抽水,确保施工。他们请来青藏铁路施工人员现场支招,攻克多个技术难题。援建者每天轮流上阵12个小时,他们负责的玉树州八一孤儿学校等3个项目均提前竣工,经有关专家勘验,工程质量全优。
 
  援建者在玉树经历了生存的考验。这里平均海拔4000多米,站着不动相当于在内地背着40多斤重的东西。一些年轻人高原反应强烈,头疼、胸闷、失眠时时困扰。这里气压低,米饭很难熟透,水很难烧开,温水泡面就是美餐。
 
  面对复杂、艰难的重建环境,援建者始终报以乐观。辛苦的汗水,重重甩去;思亲的泪水,偷偷抹掉。面对外界一些人对重建进度的疑惑,这些新玉树人没有怨言,只是埋头实干。
 
  结古镇一天一个样子:2011年7月初,北京援建的巴塘路等4条路通车;8月中旬,结古镇主干道胜利路等5条道路通车,这里创下的不仅是“北京速度”,更有“北京质量”。北京援建的隆宝镇中心寄宿小学等工程,通过北京市建筑“长城杯”验收。
 
  一项项民生工程建设如火如荼,据青海省玉树地震灾后重建现场指挥部通报:截至今年9月底,玉树州16710户农牧民住房全部完工,入住率75.4%;22439户城镇居民住房全部开工,完工率82.3%,入住率43.96%。44所重建学校已有42所投入使用,到外地就读的学生已返校,剩余两所学校预计10月底完工。63个医疗卫生项目已开工62项。民生工程陆续投用,然而直到今年春,玉树州、县直机关办公区重建仍未动一锨土。根据规划,当地干部将在板房、帐篷里至少度过4个寒冬。玉树州委一位负责人说:“我们在哪里办公无所谓,让农牧民早日搬进新房,让孩子们早日走进新校园,是我们的首要职责,也是最大心愿。”
 
  尊重科学,孕育绿色环保新玉树
 
  玉树地处三江源国家级生态保护区,生态环境非常脆弱。因此,玉树灾区重建融入科学发展理念,统筹考虑建设和生态保护,坚持尊重自然、生态重建、绿色重建。
 
  玉树少树,当地人说,由于自然条件差,在玉树,树比玉更珍贵。在重建扎西科路时,为保住10多棵70多年树龄的杨树,援建方北京市政路桥公司不惜多次修改施工方案。
 
  为保证结古镇2013年拥有一片新绿,从2011年3月起,北京的援建者分赴青海各地选择了丁香、青杨等适合当地的苗木。找树苗不易,运树苗简直是一场战役。苗木在48小时内不栽下有可能死亡,这些采苗点离结古镇大多超过1500公里,沿途翻山越岭,一旦遇到雨雪降温天气,苗木可能被冻伤冻死。为提高苗木的成活率,援建者在西宁到结古沿线设立多个“气象信息收集点”,密切关注沿途天气,确保苗木安全运抵结古。经历一个严冬,一些新栽的苗木冻死了。为提高树苗成活率,他们在土壤中添加药物,给苗木裹上保温纺布。还向当地群众请教,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。
 
  地震前,玉树能源结构单一,人们生活和工作中使用牛粪和煤炭占75%以上。重建让玉树第一次有了天然气站,许多单位和居民将告别烟熏火燎。过去玉树地区电网电压等级低,供电可靠性较差,重建过程中,玉树电网与青海主电网实行联网改造,玉树的用电短板将得到解决。如今在玉树重建项目工地,随处可见沼气池、太阳能、光伏等新型能源设施。玉树正在逐步告别传统的能源,迎来划时代的变革。
 
  重建让玉树能源结构得到优化,结古镇第一次有了污水处理厂、生活垃圾填埋场等。结古镇污水处理厂去年底竣工,设备已经调试安装完毕,年处理污水1.5万吨,可满足结古镇污水处理需要。该污水处理厂利用微生物降解技术,处理过程实现无公害的要求。北京援建方介绍:微生物降解技术不是什么尖端科技,但在海拔3700米的结古镇,要培养适宜污水降解的微生物则是创举。
 
  保护生态,科学发展,玉树在重建的号角中获得新生。目前,重建规划的93个生态环境项目已开工84个,7个环境整治项目全部开工,51个地质灾害治理开工49个。一次重建,将帮助玉树实现跨越20年的科学发展。
 
  心手相连,共筑团结和谐新丰碑
 
  地震无情,全国有爱,各族人民手牵手、心连心,共渡难关。援建者留下的不仅是结实美观的建筑,更是民族团结和谐的丰碑。
 
  来自四面八方的援建者,都把自己当成新玉树人。2010年5月8日,中国规划设计研究院向群众公示重建设计方案,藏族阿妈拉珍指着展板高声说着什么,由于交流困难,阿妈情绪越来越激动。费了好大劲,设计者才弄清楚老人的意思,原来她对自家所在片区的设计不太满意,如何向她解释?大家手足无措。这时设计组负责人邓东急中生智,他张开双臂,走上前先热情地拥抱拉珍,然后比划着交流。一个简单的动作,让老阿妈的情绪平复很多,她留下住址。此后一周,邓东和同事们多次登门回访,完善方案,直到设计得到拉珍和邻居们的认可。老阿妈对那天的情形记忆犹新:“真没想到这个专家会像我的孩子那样亲切。”
 
  邓东和同事们清楚:玉树重建的设计不仅需要精湛的技术,更需要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、宗教信仰等,让群众广泛参与。“到玉树重建,我们不是专家,是玉树人的兄弟。”
 
  援建,结下手足深情。“听说一个援建者受伤了,医院的血不够,我们就过来了。”2011年9月24日晚,在玉树州人民医院的板房内,近百名藏族群众自觉排起长队,争着献血。原来一位北京援建者当天下午遭遇车祸,做手术需要输血,可玉树血库告急!一人受伤牵动众人的心,各方纷纷行动起来。手术成功了,守候在医院不停祈祷的一位藏族老阿妈忍不住哭了:“这孩子是好人,会一生平安。”
 
  百姓的笑脸是对建设者的最高奖赏。在结古镇扎西大同居民定居点,中国中铁5个月完成610套居民住房,藏族群众为援建者献上洁白的哈达。结古镇拉巴卓玛的新家是一座二层楼,地面铺着地板砖,新买的藏式家具油光发亮。每当客人来访,拉巴卓玛都都伸出大拇指:房子修得很好,老百姓很满意,感谢共产党。
 
  重建家园,灾区群众与援建者同心协力。在隆宝镇新建的1600多套住房中,有3套具有特殊意义,这是北京援建者与当地牧民合作完成的。受各方援建的深情感染,隆宝镇的群众也积极响应,尽管连铁锹都不会握,40名藏族牧民报名组成施工队,跟着北京的师傅学建房。君勤村41岁的洛松经过两年磨练,基本掌握电工等6项手艺,当上牧民施工队队长。在他带领下,队员们各自掌握一些基本技能。于是,就有了那3套凝聚八方力量的新居。
 
  感恩,因援建更加醇厚。夏天去玉树,在距离隆宝镇40公里的红土山裸地上,“感恩祖国、感谢北京”8个绿底白边的大字格外醒目。原来,为了表达对各方援建的感恩,当地政府和群众用草皮在山上“栽”下心声。三年援建,一生情谊。在玉树常听到这首歌:玉树,我美丽的家园,一场山崩地裂之后,你在哪里?玉树,请你不要悲伤,我的心和你在一起……援建总有结束的一天,“大爱同心、坚韧不拔、挑战极限、感恩奋进”的玉树抗震救灾精神将永远在玉树、在青海落地生根,并将融入“自信、开放、创新”的新青海意识,激励青海人民建设新青海、创造新生活。(作者:张志锋)
 

作者:张志锋 编辑:彭星